alexa
置頂

從「武漢肺炎」到「新冠肺炎」,該如何命名疾病才能避免歧視?

文 / 聯合新聞網    攝影 / 蘇義傑
2020-02-14
瀏覽數 9,350+
從「武漢肺炎」到「新冠肺炎」,該如何命名疾病才能避免歧視?
圖/蘇義傑攝
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

WHO日前宣布,為了避免某些地區被汙名化,因此將武漢肺炎正名為「COVID-19」,意思是2019年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疾病,正當媒體開始配合WHO將它改稱為「新冠肺炎」時,衛福部卻以怕民眾聽不懂或分不清「新冠肺炎」與「武漢肺炎」的區別,決定一律仍簡稱「武漢肺炎」,而媒體提問說「世界衛生組織稱『武漢肺炎』此名稱恐害特定區域汙名化」,衛福部長陳時中竟說,「那叫做『中國肺炎』不是更糟糕?」令人傻眼。

這種對於汙名化一個地區毫不介意的心態毫不可取,過去日本腦炎的命名有歷史背景,但犯過的錯不應再犯。

症狀不只肺炎 WHO命名用disease

就在2月8日,中共的國家衛健委發布了通知,將這個疾病暫時命名為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」,簡稱「新冠肺炎」,英文名為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,簡稱「NCP」,但WHO的命名卻有著更深意涵,其中CO代表「冠狀」,VI爲「病毒」,D爲「疾病」,但為什麼是D而不是中共衛健委用的P呢?因為,科學家發現WHO在1月30日命名為2019-nCoV的這隻病毒,並非僅只於誘發肺炎而已,所以不用pneumonia(肺炎)稱呼它,而用涵蓋更廣的disease(疾病)為名稱,所以,就算要叫它「武漢」,但後頭加上「肺炎」是一個不精準的稱法。

日本腦炎、德國麻疹 命名皆因學者貢獻

有人為「武漢肺炎」的稱呼辯護說,如果「武漢肺炎」是歧視,那日本腦炎、德國麻疹、西班牙流感與香港腳怎麼說,難道也是歧視?歧視與不歧視,要看被稱呼的那個地域的人怎麼感覺而定,就像性騷擾成立與否,也以被騷擾者的主觀感受為準。

日本腦炎的真正名稱其實是「流行性乙型腦炎」,是經由蚊子傳播,人類與畜類都會罹患的疾病,它會引起中樞神經系統感染,造成急性腦膜或腦炎。但因1924年它在日本爆發大流行,病原體於1934年在日本被發現,1935年由日本學者最早分離出來,而作出此一命名。

日本腦炎以三斑家蚊、環紋家蚊及白頭家蚊為主要病媒蚊。 聯合新聞網提供圖/日本腦炎以三斑家蚊、環紋家蚊及白頭家蚊為主要病媒蚊。 聯合新聞網提供

而德國麻疹更是在18世紀中葉即1740年就由德國的弗里德里希.霍夫曼最早描述其病徵,再由德卑爾根(de Bergen)於 1752年及奧羅(Orlow)於1758年確證。到了18世紀初的1814年,喬治馬東(George de Maton)首次建議它應被當成一個獨立的疾病。這些人都是德國的醫學專家,因此稱為「德國痲疹」。

簡言之,日本腦炎與德國麻疹的名稱,都與兩國學者的貢獻有關,而不一定是以疾病發源於此命名。

香港腳跟英國殖民有關 若SARS被叫香港症候群…

香港腳不是香港人得的,是殖民香港的英國人得的,第一次鴉片戰爭戰敗後,清廷與英國簽署南京條約,割讓香港給英國,而英國派出軍隊佔領香港,其軍人習慣了氣候較為乾燥的歐洲,到了位處熱帶的香港,卻又穿著沉厚不透氣的軍靴,很多軍人都得了皮膚病,長了許多的水泡,癢得不得了,但歐洲醫生從未見過這種病,認為它跟香港有關,於是就命名為香港腳(Hong Kong foot)。

這個應為「足癬」的皮膚病,被叫香港腳,作為被殖民者的香港中國人亦很無奈,但由於被殖民的角色,並不能更改這個名稱,即使結束150餘年的殖民命運之後,它已成了根深蒂固的名稱,更改不了。

2003年爆發的SARS,是其全稱的英文縮略字,由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(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)4個英文字的字首組成,在香港就簡稱為「沙士」。它的頭3個字母剛好是香港特別行政區(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)的縮略字,香港當年又是中國大陸之外最多確診病例(1755)與死亡人數(299)的地方,如果人家稱它為「香港肺炎」,香港人絕對跳腳!

2015年MERS疫情在南韓爆發。達志影像圖/2015年MERS疫情在南韓爆發。達志影像

中東國家抗議 MERS命名有歧視

以發生地命名疾病被認為有歧視意味,是2012年發生的MERS(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)以「中東」命名,當時中東國家認爲這個命名存在地域歧視,影響了當地的貿易、旅遊,一度向WHO提出抗議。

其實,WHO早就注意到這個問題,因此2003年就沒有將SARS命名為「中國肺炎」,而是中性的「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」,而在沙烏地阿沙伯發生這個新冠狀病毒的傳染時,WHO命名就不以沙烏地阿拉伯或其港口吉達港命名,而是更廣泛的「中東」,因為有確診病例的國家還包括卡達、約旦、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,雖然英國也有3例,但卻有沙烏地阿拉伯的旅遊史。當時專家以為,「中東」這個名稱已無汙名化(stigmatizing)的問題,不料仍遭到反彈。

愛滋病最早被稱「男同性戀相關免疫缺陷」

如果用起源地命名沒有歧視問題,那用起源的群體命名是否一樣沒有歧視?大家所知的愛滋病(AIDS,Acquired Immune Seficiency Syndrome),最早卻被稱為「男同性戀相關免疫缺陷」(Gay-Related Immune Deficiency)。1981年夏天,美國疾病管制署發表了史上第一篇關於愛滋病的報告,敘述了5名年輕人得了罕見的肺部疾病,這5人都是同性戀,研究者便將這個怪病,推測是透過同性戀間的行為所傳播。

這一年的冬天,愛滋病驚人的致死率震撼了美國,當時有270人染上愛滋病,其中的121名患者死亡,死亡率高達45%。而大名鼎鼎的「紐約時報」就是用「男同性戀相關免疫缺乏症候群」(Gay-Related Immune Deficiency)稱呼它並縮略為GRID,這有無歧視呢?如無歧視為什麼要改稱為愛滋病?

美國聖荷西市府升起象徵愛滋病的紅緞帶旗幟,希望提醒民眾關注愛滋病。 聯合新聞網提供圖/美國聖荷西市府升起象徵愛滋病的紅緞帶旗幟,希望提醒民眾關注愛滋病。 聯合新聞網提供

連豬流感都饒過豬 改名甲型H1N1

2009年在美國造成至少近2萬人死亡H1N1流感,當時被稱為豬流感(swine flu),由於其橫掃千軍的威力,讓豬跟著遭殃,「豬流感」的名字讓很多國家談豬色變,不只是限制北美豬肉貿易,像埃及政府還下令欲屠宰國內約20萬生豬,俄羅斯等一些國家宣布暫停從疫區進口豬肉。但這一新型的豬流感病毒只是豬流感病毒、人流感病毒和禽流感病毒的基因片段的混合體,並沒有證據證明病毒可以在豬與豬、或豬與人之間傳播,為了避免豬也遭到莫名的恐懼與歧視,WHO宣布棄用「豬流感」一詞,更名為甲型或A型H1N1流感。

這個流感還傳播全球,學者依據模型推估,它甚至被估計在全球造成10萬5700到39萬5600 人因呼吸症候死亡,另有4萬6000到17萬9900人因心血管問題死亡。

H1N1流感2009年在美國造成至少近2萬人死亡,當年被稱「豬流感」。 聯合新聞網提供圖/H1N1流感2009年在美國造成至少近2萬人死亡,當年被稱「豬流感」。 聯合新聞網提供

照這邏輯 烏腳病其實要叫「台灣腳」?

資深的台灣人都知道烏腳病(blackfoot disease),它的學名為壞疽或脫疽,台語俗稱烏乾蛇,1950年代,台灣西南沿海地區許多人都得了這個末梢血管阻塞的疾病,患者雙腳發黑,最普遍的案例發生在嘉義縣布袋鎮、義竹鄉及臺南縣學甲鎮、北門鄉四個濱海鄉鎮。

這個病跟台灣沿海居民鑿井喝入含砷的井水有關,而全球對此病的研究是台大組成的團隊做了巨大貢獻,如果以其病的主要發源地稱呼,烏腳病也可稱為「台灣腳」,但如果當年真的這樣命名,台灣人又作何感想?

台灣烏腳病醫療紀念館播放烏腳病患的老照片,清楚呈現壞死的腳趾和截去腳趾的腳掌,令人心酸。聯合新聞網提供圖/台灣烏腳病醫療紀念館播放烏腳病患的老照片,清楚呈現壞死的腳趾和截去腳趾的腳掌,令人心酸。聯合新聞網提供

陸「我不是病毒」行動藝術 贏得歐洲人擁抱

最近一幕令人動容的畫面開始流傳,一位中國留學生在義大利佛羅倫斯廣場上,蒙住雙眼並戴上口罩,但在身旁放著一塊立牌,用中文、英文及義大利文寫著「我不是病毒,我是人類,不要對我有歧視」,一開始人們只是佇足,其後有人上前擁抱,最後有人將他的眼罩撤掉,並為他摘下口罩。

這個行為藝術想要傳達的就是,人們可以恐懼病毒,但不應將病毒與某一個群體的人結合起來,然後以此歧視他們。武漢只是此次傳染病的發生地,用「武漢肺炎」表述這個疾病,不是歧視,難道還有別的可能嗎?

本文轉載自2020.2.14「聯合新聞網」,僅反映作者意見,不代表本社立場。

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
2019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SARSMERSWHO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
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